0898-88889999
网站首页 关于Kaiyun官方网 课程设置 新闻动态 造型团队 学员风采 教学成果 在线留言 联系Kaiyun官方网
课程设置CURRICULUM

课程设置分类二

Kaiyun官方网:工作在“火山口”的人

发布时间:2024-02-10 00:33:01 点击量:
本文摘要:工作在“火山口”的人

———记驻豫某部废弹销毁一线职工

见习记者 吴彬 记者 朱娜

通讯员 魏金栋 张世锋

你见过用弹头、弹尾、弹壳这些特别的物品来装饰绿化带吗?

工作在“火山口”的人

———记驻豫某部废弹销毁一线职工

见习记者 吴彬 记者 朱娜

通讯员 魏金栋 张世锋

你见过用弹头、弹尾、弹壳这些特别的物品来装饰绿化带吗?记者近日在驻豫某部就看到了这样的绿化带——两侧摆满了刷过彩色油漆的弹头、弹尾,一些小碎弹镶嵌在道路中间,如果你感到疲惫,还可以把脚放上去进行按摩。这些特别的装饰品,是一群挑战生命、与炮弹火药打交道的人,把报废的武器弹药销毁后留下的纪念品。

来到“火山口”

近日,记者来到驻豫某部,这是全军收发销毁量最大的报废武器弹药销毁站,由于这里的人常年与报废弹药打交道,担负着废弹销毁任务,稍不留神,便有生命危险,故被大家称之为“火山口”。这里每年销毁的弹药,小到子弹、地雷、手榴弹,大到各类炮弹等,有数千吨。刚一走进院子,我们的耳边就不时传来隆隆的爆炸声。

官兵们告诉我们,这就是销毁弹药的声音。在他们的带领下,我们来到拆弹车间,带着锈迹的废弃爆炸物层层排列,堆起来半人多高,寂静无声地躺在这里。我们顿觉如置身战场般的刺激,同时又觉得头皮发麻,心跳得厉害。

车间里的工人正在销毁一批报废的手榴弹,他们井然有序地干着手中的活,有的在做弹体分解,有的在做填弹、拔弹。这里做销毁工作的职工有数十人,他们告诉我们,手榴弹在销毁弹种中是爆炸威力较小的弹种,但雷管引爆则是危险性很大的一个程序。

因为一次要销毁成千上万枚,工作量很大。操作过快的话,上一枚雷管还没有引爆,下一枚雷管就进行拉发,很容易炸伤人。

如果过慢的话会浪费时间,销毁速度跟不上要求。

一位正在做填弹工序的女职工李春霞说,报废的手榴弹出库开箱检查后,由她进行第一道工序——填弹。

把报废的手榴弹放到木柄手榴弹拔弹机的入口,然后,从监视器上看里面的操作过程:拔弹机把木柄和弹头分开。填弹的工作看起来比较简单,但要时刻保持清醒,因为重复性较强,一旦出现问题的话要及时停止操作,否则会引起爆炸。

为了做到安全操作,每逢销毁新弹或有新手加入,他们都要进行培训,每个动作都严格要求。李春霞和我们说话的时候,从监视器上看到一颗手榴弹的木柄在里面被卡住了,她迅速地按下停止操作键。

然后,来到隔离操作间,把卡住的手榴弹取了出来。我们注意到在隔离操作间的天花板上,有许多白色的“眼睛”,李春霞说,这是以前销毁废弹时引起爆炸,在天花板上留下的痕迹。从拔弹机里取出分解过的手榴弹,放进箱子里,送往拉环处引爆。

经过分解的手榴弹有一股刺鼻的味道,操作过程中需要戴口罩。一位正在装箱的女工告诉记者,即使是这样,一天忙下来,嗓子还是被熏得发干发苦。我们来到雷管拉发处,轰隆隆的爆炸声不时地在一个铁箱子里响起,我们刚进院子时听到的爆炸声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。

因为引爆的声音分贝较高,操作间里每个职工都戴着耳护。只见他们手脚麻利地将雷管的拉绳拉出后,迅速地将其投放到铁箱子里,一只手堵着铁箱子的门,另一只手将留在外面的拉绳一拽,雷管就这样“报销”了。

看了这些令人心悸的危险场面后,我们悄悄地问这里的部队长冯明:“您在这里主持工作,不担心吗?”冯明笑着摇摇头:“担心当然是有的,但我们只要严格按操作规程去工作,安全还是绝对有把握的。”

橄榄绿下的女儿情

在这种劳动强度大、危险性高的岗位上,操作者中不乏巾帼女将。记者提及此事,陪同我们的工作人员笑着说:“我们的‘娘子军’在部队的废弹拆卸工作中可是‘主力军’啊!”他告诉我们,这里做废弹拆卸的职工共有30人,其中女工就有20名。

“女子能顶半边天”的优势在这里显而易见。在废弃手榴弹拆卸车间后面的一片田地里,十几个头戴草帽、身着迷彩服的女工正手握工具忙着劳动。

听说是记者采访,这些朴素的女工有些不好意思起来,纷纷表示“这是本职工作,没什么特别的”,后来她们干脆只笑不开口,让记者一时也犯了难。

但女人爱美的天性什么时候都不会改变,最后记者还是借助“美丽”的话题打开了女工们的话匣子:我们发现一个女工的草帽上落着两只粉红色的“蝴蝶”,在迷彩服的映衬下煞是好看。原来这是粉红色的丝带扎起来的蝴蝶结。

“大家的生活情趣很浓啊!”“这里还有呢!”女工们来了兴致,热情地围过来,大红的,果绿的……丝带在她们的手里变成了精致的“小蝴蝶”,神气地“落”在一顶顶草帽上。而此时女工们的豪爽与热情也随着“蝴蝶”“飞舞”起来。

46岁的女工“老代”已经在这个岗位上干了20多年。

“安全第一”这根弦要时刻绷紧。只要按规定操作,一般是没有问题的。

她说刚开始做拆卸工作时,一天下来腰酸腿疼的,但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。性格开朗的杨凤梅说,她们在工作中锻炼得很强壮,偶尔和老公上街,人家都打趣说“呦,你什么时候请了个女保镖”!当问她们天天穿迷彩服烦不烦时,大家七嘴八舌地说,看到外面的姑娘穿的五颜六色的,她们也曾羡慕过,但是时间久了,就爱上了这身橄榄绿。“穿这身衣服最大的好处就是省钱!”女工李素北的这句俏皮话,引起大家一阵哄笑。

“我们平时也没有机会化妆,总是素面朝天。”话虽然这么说,这些女工还是爱在休息的时候相互修修眉毛。

拆弹夫妻“对对碰”

说这个拆弹集体亲密得像个家庭是名副其实的,在这10男20女中,夫妻就占了5对,其中3对是在“共同的革命工作中”培养起了深厚的“战斗友情”,最终结为伉俪。

“你们深知这份工作的辛苦和危险,为什么还要在这里找爱人呢?”当我们提及这个问题时,夫妻们的回答是:“就因为我们深深了解这份工作,才更加相互体谅、相互关心。”

刘跃军、李春霞夫妇就是这样一对互敬互让、令人羡慕的一对夫妻。

丈夫刘跃军今年48岁了,是废弹拆卸工中年龄最大的,本来他的退休申请都写好了,可是由于这里人手短缺,他还是留在了岗位上。他说,有时候一天要搬运很多重八九十公斤的大炮弹,回家累得连饭都不想吃。

说到这里,丈夫充满感激地看着妻子:“她知道我辛苦,回家从来不让我干家务,我吃完饭连碗都不用收。”

牛炎章、马海燕夫妇是1990年1月结婚的,同事们打趣说,他们是在工作的相互接触中“偷偷地自由恋爱了”。“当初谁先追的谁?”记者的这个问题让这对老夫妻一下子红了脸,引得大家哈哈大笑。

丈夫说,两人可能是“同时有感觉的吧”,估计是他当初年轻力壮,让还是大姑娘的妻子觉得“可以依靠吧”!妻子说,现在丈夫经常在操作间负责雷管拉发,稍不留神,手就会被引爆后迸出的碎铁屑扎到。每次上工前,她都会习惯性地把丈夫的袖口往下拉拉。

旁边一对夫妇插话说,有时工作累了,下班回家后我们就相互按摩,“这种相互关怀的感觉,很温暖”。

一家6口从事销毁工作

在这些从事废弹拆卸的职工里,有不少是一家几代人都在这个“火山口”工作。在退休职工杨淑芳家里,她指着挂在客厅墙壁上的那张巨型彩色全家福,颇为自豪地告诉我们,她的两对女儿、女婿和一个儿子都在这个“火山口”工作,再加上她,全家共有6口人从事废弹销毁工作。

杨淑芳以前是修理炮弹的,她把自己的3个孩子都送到了销毁一线上去工作,后来两个女儿就在部队上结了婚。“两个女儿本来就从事这个危险的工作,她们的丈夫也从事这项‘危险’的工作,你放心么?”“放心!放心!”杨淑芳笑着说,这个工作在外行人看来充满了危险和秘密,实际上只要严格按照安全操作规程来操作,完全可以将危险性降到最低点。“因为一家人都是干这个的,茶余饭后经常讨论操作技术,相互提醒工作注意事项,注意了也就安全了,没啥可怕的。”他的3个孩子和2个女婿在各自的岗位上干得都非常出色,二女婿杜晓东今年还被上级党委评为优秀党员。

杨淑芳对这个“拆弹工之家”非常满意,她说:“大女婿是湖北人,二女婿是四川人,我是河南人,老伴儿是湖南人,我们这个来自五湖四海的家庭在一起相处得非常融洽。”


本文关键词:Kaiyun官方网

本文来源:Kaiyun官方网-www.jinweihj.com

Copyright © 2002-2023 www.jinweihj.com. Kaiyun官方网科技 版权所有 电话:0898-88889999 手机:18489685026  ICP备案编号:ICP备43694593号-1